您现在的位置: 免费送18元彩金平台 > 汉松科
至于金奖的半悬雀舌盆景
时间:2019-09-15 19:28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印象里,大概清雍正之前吧,南通属扬州府管辖,所以,诸盆景流派,或说通派自居一格,或说属扬派分支——今之扬州、泰州为扬派西路,南通及所辖县级市如皋则东路。皆无不可。其实,现在信息社会,文化交流多,长江三角洲一带,海派、扬派、苏派、通派,多有互相学习取长补短的。甚至岭南路数,这边都有人学。

  两图附次:上边金奖半悬崖雀舌罗汉松是别人的;下边铜奖挂钩悬崖雀舌罗汉松则是他的。

  挂钩悬崖,挂钩大根下部是以根代干处理了,相当老气的树。美中不足之处,其一,是挂钩之根的侧背,一块宣石指代高山压着,但也说明藏拙了,那边应该再无强力拖根。经他同意,翻开石头看了,还有爪根三条,但确非强有力大根,略细了点。不过,挂钩悬崖,不是那么讲究拖根外露,有之最好,无也无妨,基本可以自洽。其二,结顶的小干,相比主干,还是稍微细了点。其三,悬崖向例底部不出枝,故而,干身底部两枝当去除,只保留挂钩而又抬头的拐角处外侧枝即可,以免拐角无枝形成“死曲”。这个不费事,动刀即是。说这三点,其实有点吹毛求疵了。所以,我的看法,此树苍劲老气,总该拿个铜奖甚至银奖。

  展会据闻两年一届。当日我流连大半天,中饭都没吃。看展其实一小时足矣。何以流连忘返?听一些观展老玩家品头论足而已。

  至于金奖的半悬雀舌盆景,根应该属于怪根了。通派雀舌罗汉松盆景,素重根盘。此怪根不在挂钩大根之下,但要说拿金奖,恐怕要十年之后才对。缺陷明显,结顶之干,太细太直,颇不像话。悬出去的干身,也是软弯大弧,全无力度。枝片分明,但也显得太人工气。有老树嫩枝的感觉。所以,在我眼里,只算素材,离成品尚远,要么不拿奖,要么拿个铜奖就不错了。要拿金奖,调整十年再说。

  通派盆景,地方特色树种雀舌罗汉松是主打树种。清苏灵《盆景偶录》列“十八学士”树种,罗汉松也居其一,雀舌罗汉松,则是其中优品。当日所见,也是雀舌罗汉松居多,余则榆树、黄杨等等。当然也有外来树种,如南方的山桔,乃至日本进口的大阪松和柏类植物。

  通派宗师已故的朱宝祥,早年就在沪上荣毅仁府邸帮荣蟠扎盆景。扬派宗师徐晓白,就是今日赫赫有名的扬派盆景玩家赵庆泉的老师,也是南通人,建政初期院系调整从南通农院调往扬州的。南通水墨画大家尤无曲玩盆景,上海的园林大家陈从周也是他曲园座上客。周瘦鹃是苏派一代宗师了,其子却是送到南通农院读书。南通,不仅文人墨客、富商巨贾,多有玩盆景的,民间普通百姓也有此传统。盆景,应归于民间艺术范畴吧。

  观展当日,遇一老者,颇为有趣,楞是要把两悬崖盆景摆放一处,一是别人的,金奖,一是他自己的,铜奖。他言下之意,评奖不公,故摆放一处,有个比照,可以让看客品评,孰优孰劣。

  其实,盆景审美,和其他审美,书法、文章、绘画等等,一个道理,见仁见智,但基本的规律,还是有的。如果有些赛事,太过圈子话,给人认为不公正,照我看来,不如拿到网上晒晒,阳光足可刺穿雾霾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网站地图
24小时咨询电话: 联系人: